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科学幻想- 航○王—《奴隶之岛:班烈的野望与布利德的复仇!!》
航○王—《奴隶之岛:班烈的野望与布利德的复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男人肌肌捅女人肌肌视频_18岁末年禁止观看免费国产_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越狱 【地点:推进城外海】

一名棕色皮肤的粗壮男子成功的从推进城Level6无限地狱逃脱,并带着 『战利品』,「哼!终于逃出来
了……………」,他站在海军军舰的甲板上,他望着逐渐远去的推进城,意气风发的说着。

他便是悬赏金高达7亿贝里,过去是带领一群亡命之徒组成『班烈集团』到处姦淫女性,名号『摧花大盗』的班烈。班烈留着一个橘色的六分平头、两条粗粗的刚眉隐约的藏着令人望而生畏的不祥杀气、粗壮的胳臂、雄伟的胸肌及六块腹显示了他的恐怖力量,似乎能够一击杀死普通人。上半身打赤膊的他仅在下半身穿着红色的七分裤,用白色的束带缠着,脚穿普通的布鞋。

「在那裏!!署长!副署长!!多米诺小姐和小莎蒂小姐被他掳走了~~」尾随追击而来的推进城海兵透过望远镜看到了把多米诺以及小莎蒂当作『战利品』掳走的班烈。

「恩………………」,两年后自愿降职为副署长的麦哲伦,有巨大的身形有着撒旦的轮廓,身后有一对恶魔般的黑翼,头上两只角则可以卸下作为攻击武器;两年后的他与两年前并无变化,只是脸上多了一些伤疤,貌似是两年前与黑鬍子海贼团交战时留下来的,头上的犄角与背上左边翅膀装饰,有重新衔接修补的痕迹。

「直接把船击沉,这样身为能力者的那家伙就死定了!同时出动潜艇把她们救出来;快去準备出动潜艇~~」,接替署长位置的般若拔一就如同两年前,长相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是般若的脸孔,戴着埃及法老王风的头饰,肚子像恶鬼一样膨起,手里拿着名为『血吸』的薙刀。

一部分海兵朗声回答:「是!!」,随即跑步离去。

岸上的一名上校朝砲塔下令:「开砲!轰沉那艘军舰~~~」。

伴随着砰砰砰的声音,推进城的岸上砲塔轰出三发大砲攻击班烈抢来的军舰。

跟他一起逃狱的的手下慌慌张张的大叫:「老…老大!有大砲…要飞过来了!」。

班烈略表无奈的提醒手下:「笨蛋!我们也是军舰阿!!快发砲反制!!」。

「喔…喔喔!!发砲反制~~~~~~~~~~」,紧接着班烈的手下也立刻发砲还击。

碰碰碰的三声,班烈的军舰也开砲了,双方的砲弹刚好撞在一起,大爆炸后抵销了。

「现在我们无法补充砲弹,所以要用船上军火库的小型砲还击,舰砲要用于反制砲塔的砲击,快去拿!!」,班烈提醒手下要尽量节省舰砲的砲弹。

「是!!」(哒哒哒),几名手下不敢怠慢马上奔向军舰的军火库。

(砰砰砰)(碰碰碰)…………岸上的砲塔用主砲轰击时,充当砲手的班烈手下立刻用舰砲去抵销,而其他手下另外使用巴祖卡火箭筒、小型加农砲等小型火砲还击,双方激烈的砲战在推进城近海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浪花。
突然碰碰碰的三声,有别的砲塔从不同角度朝被夺的军舰开砲,当出在设计军舰时没有在那里设置舰砲,无法反制。

「哇~完蛋了~~~~」,船上开始慌乱。

「……」,班烈本来打算亲自出手,但是这时船舱里传出一个相较于粗犷的班烈斯文许多的男子声音:「班烈先生,交给我吧!」,语音刚落就咻的一声来到了甲板上。

「交给你了~」,班烈抿嘴一笑回答。

只见他不慌不忙的拿出了小莎蒂的武器三叉戟,朝着那三发砲弹轻鬆一挥,便产生了三道貌似光束的飞行道具,将三发舰砲打爆。

「哼!这根本不必让我拔刀」,他骄傲的说道。

男子的身手使班烈集团团员们鬆一口气:「喔…喔喔!是康达先生!!」。

康达,被称为『绅士剑士』,悬赏金5亿2千万贝里;对于尚未成为集团目标的女性谦逊有礼,显示绅士气质的文质彬彬,但是对于被集团抓去的『猎物』又十分的邪淫无道。 身穿全套的晚礼服,雪白的大礼帽罩住一头金黄色的短髮、洁白的衬衫配上黑色的领结、乾净俐落的西装外套及黑西装裤,以及洁白如镜的白皮鞋;腰上挂着他的佩刀—『妖刀』二代鬼撤,他是班烈集团的第二号人物,是唯一能直称首领名唤的人,从Level5极寒地狱成功逃脱,并取回他的晚礼服。

「……真是的!!看来必须我动手了,~」,般若拔署长看到班烈等人的顽强抗击,按耐不住了。

「署长,那我……」,「麦哲伦你别出手,万一毒害了多米诺和小莎蒂可就糟了。」,「是!」

般若拔摆好架势后,立刻出招:「焦热地狱砲!!」,他将一团带血的火聚集在『血吸』的刀尖上,瞄準军舰后击出。

「弦月斩!」,康达拔出『二代鬼撤』,划出了一个上弦月的剑气应对。

『焦热地狱砲』与『弦月斩』相互碰撞后爆炸抵销,扬起一阵烟雾。

在岸上的般若拔等人望着渐行渐远的军舰,这时刚好有海兵回来覆命:「署长,潜艇已整装完毕!」。

般若拔回答:「出击!尾随军舰至正义之门,再把它击沉,救回多米诺及小莎蒂」。

「是…等等!!署长,他们是航向无风带!!不是正义之门~」,海兵发现班烈的航行路线并非往正义之门。

麦哲伦不解的说:「他们是知道不可能打开正义之门,所以想孤注一掷?」。

般若拔若有所思的说:「不!班烈那家伙不可能这幺傻,他一定知道普通的船航行于无风带只是死路一条」。

「难道……」,就在两人百思不解的时候,管理军舰及潜艇的少尉气喘吁吁的跑来,大叫:「呼…呼…署长、副署长不好了!『汉尼拔』被偷走了!!」。

「甚幺!?被偷走的是…『汉尼拔』!?」,两人异口同声,不可置信的叫着;般若拔沉默片刻后低沉的说:「那幺潜艇不必追击了…我们另谋再举」。

麦哲伦也补充说:「是啊!追过去不是被汉尼拔击沉就是被海王类咬碎…」。

『汉尼拔』是科学部队的贝卡帕库博士所设计,并指挥水之七岛的卡雷拉公司製造的杰作,外表像是普通的将官级军舰,但除了拥有海军军舰的标準配备舰砲分五个方向共15门之外、尚有十门可在甲板上移动的20mm速射砲、甚至有对应水下敌人的鱼雷发射器,以及海军的最新科技—『海楼系统』,海楼系统有比装上海楼石的军舰更好的避开海王类攻击的功效,使得即使在无风带,海王类们也更难察觉到『汉尼拔』的存在。本来是要当作般若拔的署长旗舰,在班烈集团逃狱闯入停泊处时被班烈看上了,于是他们就决定以此为逃脱船。

「卡嘿嘿嘿,我们成功了!!」,「喔喔~~~~~~~~~~~~~」,班烈在船舱内正式宣告越狱成功,舱内响起一阵欢呼盛声。
「嗯~~航向无风带?你到底有何打算?班烈~」,全裸且被反铐住双手的小莎蒂同样也被班烈蹂躏的披头散髮,经过刚刚的战斗的空档回复了些许体力的她带着嘲讽口气问道。

班烈得意的看了小莎蒂一眼说:「这妳不必担心」。

「……!?」,小莎蒂正对班烈淡定的态度百思不得其解时,多米诺突然对她说:「这艘军舰是……『汉尼拔』!!」,当初汉尼拔正式启用被运到推进城时,就是多米诺负责查验的,这相当熟悉设施不禁让她吃了一惊。

「妳说甚幺?难怪那家伙故意航向无风带!!」,小莎蒂大吃一惊,暗暗想着:(没想到他们会窃取汉尼拔来越狱…从偷吃果实到窃取汉尼拔,真是看不出来这个班烈外表粗犷,倒是十分深思熟虑啊~)。

当天夜里,班烈再次来到了多米诺和小莎蒂旁边,被多米诺发现:「!!」,「你想干嘛?」。

「哼哼!!妳这不是白问吗?」,昏暗的烛光在船舱里隐约的照到了一根又粗又大的棕色棒状物。

不待两人回应,班烈便大声说道:「把这两个骚货带到甲板上!!」。

那些人跟着班烈好几年了,自然是很清楚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事,精神抖擞的答道:「是!!」,随即七手八脚的抓住她们。

儘管双手被靠着,但是多米诺和小莎蒂当然不肯束手就擒:「放…放开我!!」。

然而,她们的挣扎也只是无济于事,三下五除二就被抬到甲板上。

在皎洁月光的照映下,多米诺与小莎蒂像是待宰的羔羊般被一群裸体的男人包围,那群男人每个人都像是久未碰到女色的鳏夫般贪婪盯着两人。

「卡嘿嘿!那幺,让我们好好的疼爱她们吧!!」,班烈邪淫的说着。

白天看似文质彬彬的康达也面目狰狞的说:「那幺…开始吧!!」。

康达语音刚落,立刻从班烈的房间走出两名紫色及绿色短髮的女僕走近班烈,班烈对她们说:「喔…才5年不见,想不到妳们已经婷婷玉立了,变成美女啰~~」,两人冷静的说了声:「谢谢。」以后静静的蹲下并开始吸含那根粗硬的棕色肉棒。

「呜…库…唔唔」,「唔…唔哼…」,小莎蒂和多米诺也被一群老二给包围,被迫不停的轮流含着团员们的阴茎。
「唔…唔…」,「哈嗯…唔嗯…」小莎蒂和多米诺仍然在吸含团员们的肉棒,就在此时,康达突然把他那根粗硬的阳具掏出来,并暂停小莎蒂的口交动作,把她整个人熊抱住,对準菊门塞了进去。

「嗯哼~~~~~~~~~~~~~~~」,划破夜空的一声凄厉叫声,康达的大肉棒入侵了小莎蒂的菊门,「喔…还是这幺紧啊!!」,康达淫乱无道的本性除了班烈集团的成员及受害女性外,谁也没看过,实在难以和他的『绅士剑士』名号画上等号。

「嗯…嗯哼…唔啊…」,康达两手紧掐住小莎蒂吹弹可破的嫩臀,大力的进击她的菊门,手上的手铐也不时发出『锵啷锵啷』的声音,混浊的泪水再度缓缓落下;接着,一名团员将肉棒靠近的小莎蒂的嘴唇,小莎蒂不断紧闭双唇抗拒。

但是最后小莎蒂依然屈服于淫威之下,乖乖的张口把肉棒还进嘴里:「唔…唔唔…哼嗯…」,小莎蒂的前后都被肉棒给占据了。

「………」,另一头,紫髮女僕与绿髮女僕依然在吸含班烈的棕色阳具,紫髮女僕用玉手抓住阴茎上下搓弄并用柔软温热的舌头捲住那偌大的龟头;而绿髮女僕则是辛勤的捧着阴囊,努力的舔着它。
经过了一阵把玩后,班烈的棕色老二变得更粗大了,散发着阵阵异味,上头还带青筋;于是班烈说到:「可以了,辛苦们妳了!!」,两名女僕随即停止口交,默然侍立于两旁。

班烈接着走向被众人包围口交的多米诺,分开所有团员,一把从后面熊抱住她。

多米诺本来并不算娇小,但是被魁梧的班烈强抱在怀里就显得相当不起眼;班烈用他租壮的大手如只手遮天的大力揉着多米诺的乳房。

「啊啊…住手…库…」,多米诺的乳房被班烈粗暴的把玩,班烈并不时用手指去按压那枣红色的乳头,看上去似乎被很多人品尝过。

紧接着班烈说到:「香!妮!!来弄这骚货的肉壶!!」。

香和妮齐声达到:「是!!」,走了过来。

香,以及妮,便是刚刚帮班烈口交的紫髮女僕及绿髮女僕;她们是遭父母遗弃的双胞胎,在十年前她们仅8岁时被班烈在水之七岛当中的『美食之城』普基发现,因此被班烈收养。 本来是要把她们养大后再将她们当猎物,但是后来班烈八年前接受康达的建议将她们训练成杀手;经过康达八年的训练,现在已经是出了名的『破亿新人』,名为『女僕杀手』,悬赏金共2亿8千万贝里。

紫色头髮的姊姊香,头戴白色蕾丝,穿黑白混色的连身短裙装,白色的吊带袜以及黑色的细带高跟鞋,标準的女僕装扮。妹妹妮则是绿色的短捲髮,红色的连身短裙,头上同样戴白色的蕾丝,红色的吊带袜以及白色的细带高跟鞋,她们是出名的无表情扑克脸少女。

香和妮蹲下来,首先香的樱唇贴上了多米诺的蜜穴,大口的舔了起来,紧接着妮对着多米诺的菊门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食指伸了进去。

「啊…住…别…啊啊啊~~」,多米诺遭到上下齐攻大惊失色的惊叫起来。
班烈满脸饑渴的说:「看我来好好对待这两颗『球』」,粗硬的大手掌完全陷入多米诺的肉团里,大力的揉着,乳房被弄得又热又红。

「…嗯…嗯…」,香用那温热柔软的舌头不断刺激多米诺的阴脣,同时用手指捏住阴蒂,轻轻的向外拉;「哈嗯…嗯…」,而妮则是一边抠弄菊门一边舔屁股。
「呜呜…啊啊…呀…」,多米诺当然顶不住班烈、香以及妮的同时刺激,开始浪叫起来,清泪也从墨镜里夺眶而出。

「啪…啪啪…啪啪啪啪……」、「呜哼…哼嗯…嗯啊…」,在班烈把玩多米诺的同时,小莎蒂正被康达激烈的撞击菊门,金色的长捲髮不规则的跳动着,香汗及泪水在甲板上四处挥洒、且曾几何时,那软嫩的美乳被一根火烫的肉棒给占据了,利用那两团美肉夹着大力摩擦肉棒。

这时,某团员走了过来,说:「那…肉穴就让我来吧!!」,马上掏出巨枪,对準阴道塞了进去。
「唔!?唔嗯~~~~~~~~~~~~~~~~~~~」,小莎蒂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大叫声,她的双穴被贯穿了,被于是小莎蒂的嘴、阴道、菊门、乳房都被占据了。

「唔哼…嗯哼…哈啊… 啊唔…」,小莎蒂的肉穴和菊门同时被两跟肉棒入侵,虽然蜜壶里的老二不时掉了出来,但还是不断的往里头钻;而乳房也被一名团员双手紧紧捏着,大力的摩擦他的大老二,大有不把乳房玩坏不甘休的劲头;她本人也在快感的驱使之下,本能性的摇晃着身体。

「哈…哈…真会含啊~」、「这软软的乳房夹起来真舒服啊!!库…喔…」、「喔…喔…这菊门真湿啊」、「这肉壶还真紧啊…嘶…啊…」,康达与三名团员联手轮姦小莎蒂,还不时的用言语中伤她的芳心,让往常一向傲娇对待囚犯的小莎蒂充满前所未有的绝望,而被轮姦所产生的强烈快感让她更加的感到屈辱。

班烈在一旁看着被轮姦的小莎蒂,说:「卡嘿嘿,真下流啊。这边也不能输喔!!」,停止玩弄多米诺并整个身体躺到甲板上,命令道:「香!妮!把她的蜜穴对準我的『枪』坐上去」。

「是!」,两人齐声应答。

「不…啊…好…粗…呜啊~」,多米诺在香和妮的逼迫之下,坐上了那根棕色的超粗阳具,以女上位的姿势抽插起来。

「啊啊…喔…呀呀…」,多米诺的腰被香的双手控制,美臀则被妮抓着,被迫在班烈的粗硬肉棒上用力的上下摆动,墨镜里混着眼泪及从额头流进去的香汗,胸前也有豆大的汗珠缓缓滴下。

「啊啊…哈啊…喔啊…」,插了一阵子,多米诺开始本能的扭腰,于是香和妮便放开双手,香的嘴唇封住了她的左胸,而右胸则被妮的双唇占据。

「呜呜…不…呀哈…啊啊…」,多米诺的阴道被班烈的巨棒上下抽插,不时发出『バンバン』胯下撞击声,两边乳房也被香和妮卖力的吸着,使多米诺感浑身触电般的快感。

「喔…要出来了…射在嘴里!」、「呜…呜…要射了,射在两胸中间吧」、「嘶…呜…我当然就直接从肛门里出来」、「要中出啰…呜喔…」,轮姦小莎蒂的康达等四人在班烈插进多米诺体内时,快达到极限了,即将要一起射精;「啪啪啪啪……」,康达更加足马力的使劲冲击:「看我让她高潮!呜…喔…」。

「呜哼…呜呜…呜嗯嗯嗯~~~~~~~~」,小莎蒂的菊门、肉壶、美乳以及嘴里同时被灌精在里面,而她也
已经高潮了。

「呼~爽死了」,康达等四人在尽情发洩性慾以后满足的走进船舱睡觉。

「呜噁…咳…咳…」,高潮使小莎蒂脑筋一片空白,瘫软在甲板上,嘴边及两乳中间都残留着白色的精液,双穴里也不停的流出精液。

「呜…喔喔…啊啊…呀哈…」多米诺这边,她换了种姿势,以屁股对着班烈抽插的女上位,双乳依然被香和妮的嘴唇占领,早已被性慾狂潮所吞噬的多米诺以被铐住的双手按着班烈雄伟的腹肌,卖力的抽动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多米诺的屁股和班烈的胯下相互冲击,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多米诺戴在头上的帽子也歪了一边,风情万种的多米诺以及吸吮乳房的香和妮皆让团员们看得心急如焚,但是他们跟随班烈多年,都晓得班烈的脾气,没他的允许,谁也不敢上前去动她们,只能强忍着慾望在一旁看着她们打手枪。

「好了,把她躺下来!!并解开她的手铐!」,在班烈的指示之下,香和妮把浑身湿透,香汗淋漓的多米诺移开,并放到甲板上,并拿出钥匙解开了多米诺的手铐;儘管手铐解开了,但是多米诺完全失去抵抗能力,她双脚弯曲,整个蜜壶完全暴露在清澈的夜空里,羞怯的闭上隐藏在墨镜里的眼睛,挂着泪珠,暗暗期待着下一轮的抽插。

班烈整个人压在多米诺身上,以正常位再次插进她的蜜壶里。

「呜喔…又湿又滑…啊…太骚了」、「呜…喔喔…啊啊…好棒…喔…呀…」,班烈继续和多米诺缠绵,快速抽插那淫水氾滥的肉穴,多米诺双手紧紧抓住班烈的肩膀,大声的浪叫起来,彷彿她并不是被强姦而是在和爱人做爱。

「呜…差不多要去了…妳想要高潮了吗?多米诺?」,班烈的在经过淫水四溅的淫乱后,即将要把大量的精液再次灌满多米诺的阴道。

多米诺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啊…啊…快…让我…高潮…求求你…喔喔…再…深…一点…哈啊…」。

「这样吗?是这样吗?卡嘿嘿~」,班烈更大力的用那超粗的棕色阳具顶着多米诺。

「啊啊…太舒服了…喔喔…我要丢了…喔啊…呀啊…」,多米诺的G点似乎被班烈给找到了,失控的大声淫叫。

「很好!那我们一起去吧!我要射了」,班烈把马力加足到极限,一股激流即将从肉棒流出。

「啊啊…要丢了…我要丢了…不行了~~」,多米诺也加足马力拼命扭腰,乳房的晃动也达到最大。

「喔喔…来了!!」、「啊~~~~不行了~~~~~~丢了~~~~~~~~~~~~」,班烈中出了多米诺,同时多米诺也潮吹了。
班烈把大肉棒拔出来,说:「爽死了,呼…接下来交给你们啰~香!妮!我们睡觉去~」,随后在香和妮的搀扶

下,走进船舱的『署长寝室』,当仁不让的睡了下去,留下还在产喘着大气,精液仍然在向外多米诺。

其他的的团员左等右盼,终于等到班烈和康达心满意足的去睡觉,他们便不顾小莎蒂及多米诺的密处仍残留着别人的精液便急不可待的插了进去……

在那一场深夜里所发生的轮姦大会后,整个班烈集团一连睡了好几天,而汉尼拔则像个被打昏的巨人一样,静静的躺在一个无人岛海岸毫无动静。

经过数日休息后,班烈集团又恢复了正常作息,且不再像那天深夜一样尽情洩慾,只是把她们两人关在一个海兵的房间,由香和妮负责守卫。

「班烈先生,接下来我们该何去何从??」,越狱成功之后,康达询问班烈接下来的团队方向为何。
班烈笑而不答:「这个嘛…下次再跟你说」。

「………!?」,康达十分疑惑的看着班烈。

「ベルベルベル」,这时,放在班烈身边一个电话虫响了,这只电话虫被涂了口红,看样子是联络某位女性用。
「喂?」,班烈拿起话筒,同时拿出白色电话虫放在旁边用以防止遭海军窃听。

电话虫那端传来年轻女性的声音,大概约20多岁:「老大!!你成功啦?那个震惊全团的『计画』?」。
年轻女性所谓震惊全团的『计画』,便是掳走小莎蒂和多米诺的大谋略;由于她们身处的推进城不但周遭只有正义之门和无风带,极为险恶外,内部也是戒备森严,于是班烈鱼5年前提出了假意自首,被关进推城后再伺机行动的计画;5年以来由于都没有班烈和康达越狱的新闻,所以大家都以为这计画破产,她甚至做好了继任团长的準备………

但班烈等人成功从推进城越狱并成功掳走小莎蒂和多米诺的新闻一出,宣告这个几乎等同于自投罗网的计画奇蹟似的成功,班烈的伙伴们更是又惊又喜。

「是啊……丝蓓达!」,班烈得意的回答;「对了,我们分开的这段期间,妳的『成就』如何?」。

丝蓓达也得意的笑了笑:「保证令你满意!!」。

「是吗?那妳先回『那裏』等我吧」,「是!」,丝蓓达挂上电话虫。

越狱成功后的两个星期,『汉尼拔』已经离开了无风带;某日班烈找康达说:「你先带弟兄们回去,留十五名弟兄给我即可,我要去执行另一个『计画』!」。

「计画!?」,康达不解的回答。

「………」,班烈跟康达咬了一会儿的耳朵。

「!!」,康达是大吃一惊,接着说:「……祝你成功啰……」。

【地点:新世界春岛『塔巴基』】

康达按照指示带着香和妮以及部分团员们回去他们的总部,他们在新世界的一个春岛做补给休息。

塔巴基岛上的最大城镇『诺兰』是一个海港,也是这座多山的春岛唯一的大城镇和靠岸地点。 港边停着商船、海贼船等多种船只,部分镇民看到康达专用的潜水舰『诺尔』上面的班烈集团团徽后,吓得纷纷走避,紧闭家门不敢外出,扎注在岛上的数百海兵自知不是对手,乾脆就视若无睹,若无其事。

班烈集团的团徽是:一个棕色圆圈,代表班烈是全团中心、圆圈内左边是一把黄柄的剑协向右下角、右边是一条白色的线,分别代表康达与丝蓓达是班烈的左右手、棕色圈的左右外围还有两个绿色及红色的小实心圆,表示香和妮随侍班烈左右。

康达一行人在餐馆里喝酒、吃饭、闲聊,由于康达事先告诫过团员说不得在此闹事,因此除了一开始造成骚动外,并未引起当地居民太大反感。  

小莎蒂和多米诺也被带下船,并解开了手铐;多米诺被换上一身银白色的紧身衣,紧贴着她火辣的身躯、小莎蒂则是身穿低胸的丝质细肩带、极短的热裤,露出美背、美腿及傲人的事业线,两人看起来精神奕奕,完全看不出有被轮姦过。儘管如此,在香和妮的看管之下,她们仍然不敢轻举妄动。

「康达二哥,老大到底又要进行什幺计画?为什幺要兵分两路?」,一名团员不解的问。

康达回答:「这个吗…大家靠过来吧~」,除了香和妮以外的全部团员一起围拢上来,康达小声的说:「班烈先生要去掳获『女窃贼』娜美以及『恶魔之女』妮可罗宾!!」。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众人大吃一惊,惊动了餐馆内其他客人,大家都看着他们。

「啊!!」,团员们立刻压低音量,小声的问:「真的吗?」,「没错,真的!!」,康达回答。

补给完毕后,康达一行人再度坐上诺尔踏上归途…………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